星如雨

高三狗一只,沉迷学习(×
湿背秀大本命,最爱陈向熙|・ω・`)

[晨熙] 谁和谁的一生 04

我我我滚回来更新了

高三党伤不起啊😵

我都快忘了我是在写回忆剧情了……

本章的案子小小的借鉴了一下默读(明明是自己没思路😛)

晨翔同学怕是对熙熙也心动了




(七)

第二天一早,警局突然接到了一个通知:T市将于两个月后举办科技创新大会,届时会有国家领导莅临指导,因此全市提前进入安保戒备状态。
消息一出办公室就炸开了锅,大家无不在抱怨着工作又要加倍了,假期又要取消了等等。只有连晨翔暗自叫好:他等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他立即通过中间邮箱给了自己的线人们一个任务——尽可能的在分局的辖区内制造麻烦,动静闹得越大越好。
分局本就人手不足,赵楚嘉又是新官上任,纵使本事再大也应付不过来。就算他想瞒天过海,在这个警队上下如临大敌的当口,即使一颗石子也能激起不小的水花,赵楚嘉不会冒这个险。
连晨翔就是要利用赵楚嘉向总局借人的机会,探一探他的底。

果不其然,没过几天局长就把连晨翔和陈向熙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你们两个啊,先把自己手头的案子放一放,去一趟分局。最近那边事儿有点多。”
两个人同时露出疑惑的目光,只不过连晨翔是装出来的。
“特殊时期嘛,上边对小事都特别敏感。”局长语气中透着无奈。
“还有,和老赵打交道的时候千万留神,别让他把你们带进坑里。”

连晨翔和陈向熙带了几个同事即刻动身,赶在饭点之前离开了警局。
“今天大家先将就一下,回来之后我请客。”连晨翔对匆忙出发表示抱歉。
“老大万岁!”很显然众人的注意力全在后半句话上。
坐在副驾驶上低头不语的陈向熙则和吵闹的众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等红灯的时候连晨翔忍不住问:“怎么了?”
“你说……刚刚局长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大概知道赵局的底细吧。”连晨翔含混地说。他是真的不想让陈向熙卷进这件事里。
“唔……”陈向熙咕哝一声,头靠着座椅闭上了眼。很显然他对这个解释不太满意。
连晨翔满怀歉意的看着他,陈向熙却毫无预兆地睁开了眼。
两个人的视线完美地撞在了一起。
一个不合时宜的想法出现在连晨翔脑子里:“陈向熙的脸,也太精致了吧。”
“嘀嘀嘀……”后面的汽车开始狂按喇叭。
陈向熙故作娇羞:“讨厌啦,干嘛一直盯着人家看!”
连晨翔猛踩一脚油门。



(八)

“呦,两位总局的领导来了啊,欢迎欢迎!”赵楚嘉满脸热情的站在门口迎接连晨翔一行人。
陈向熙在心里翻了一个大白眼。
连晨翔同样满脸堆笑,一边上前握手一边说:“哪里哪里,不过是个跑腿的罢了。倒是赵局您,才是警界真正的名人。我们这些小辈,可都以您为榜样哪!”
“咳,榜样不榜样的,现在不还是得对着一堆破事发愁吗?”赵楚嘉熟练的将表情从恭维切换到诉苦模式。
不过连晨翔可不吃他这一套,他直奔主题:“我是很好奇,‘有’什么事能把您难为成这样?”
赵楚嘉的眸色一暗,这小子比想象中的难对付啊。
他连忙招呼道:“走走走咱们进去说。”

一进会客室,茶几上已经摆好了几碗茶水。
连晨翔抿了一口茶,刚想开口说什么,赵楚嘉的电话就响了。
他说声抱歉,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里的人没说几句,赵楚嘉的笑容就僵在了那里。与此同时,连晨翔这边也收到了自己人发来的消息。
“分局那边,出命案了。”

连晨翔他们跟着一起去了案发现场。
死者是一个酒吧的调酒师,死于钝器击打头部。他身上的财物被洗劫一空,因此凶手被初步判定为谋财害命。
不过陈向熙可不这么认为。
离开现场时他小声地在连晨翔耳边说:“这里不是第一现场。”
连晨翔面色凝重起来。
陈向熙接着道:“昨天刚下过大雨,这里满地泥泞。可是我刚才仔细看了一眼,死者的鞋底是干净的。”
“我想再去调查一下。”
连晨翔知道拦不住他,叹了口气:“那你自己一定小心。一旦查不下去了立刻停手,尽量别去招惹那些地头蛇,有什么麻烦就给我打电话……”
陈向熙笑着打断了他的话:“好啦,我又不是小孩子。我先走了。”

tbc.

[晨熙] 天打五雷轰

可能是个古风au?

上课时想到的脑洞

我沙雕起来我自己都怕😂

(感觉题目一股浓浓的乡土风😂)


望着面前人已经泛红的眼圈,连晨翔不禁慌了神。

他最不擅长哄人了。

“呜呜呜……晨翔哥哥心里有别人了,晨翔哥哥不要我了。”易柏辰一边抽泣着一边说。

连晨翔不明所以:这都哪跟哪啊!

“你这几天都和向熙哥哥待在一起……都不来陪我……你是不是……”易柏辰的声音越来越小。

连晨翔恍然大悟,这个小屁孩原来是吃醋了啊。

他得承认,陈向熙的美色让他动了心。但是比起安慰面前这个委委屈屈的男孩来说,美人什么的还是先放一放吧。

于是连晨翔摸了摸易柏辰的头,柔声说道:“哥哥怎么会喜欢别人呢?那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易柏辰仍然抽抽噎噎着:“真的吗?”

“真的!”连晨翔伸出小拇指,“我们拉勾?”

“不用了!”易柏辰破涕为笑,“我只想晨翔哥哥向我保证一件事。”

“什么?”

易柏辰的笑容里带着一抹狡黠:“你没有爱过陈向熙哥哥,而且以后也不会爱上他!”

连晨翔并未意识到这是个陷阱,庄重地竖起三根手指:“我连晨翔发誓,我要是爱上陈向熙,就天打五雷轰!”

听了这话,易柏辰开开心心地拽着连晨翔走了。

临走前还不忘向屏风后面投去一个挑衅的眼色。


屏风后面,陈向熙已是呆立良久。

他不过是来里间拿点东西,刚好碰上连晨翔和易柏辰在说话,就躲在后面偷听了一会儿。

连晨翔的话却犹如利刃,直直地插入心脏。

逢场作戏……没有爱过……

枉我陈向熙一片痴心,你竟这么对我,还立下毒誓?

他只觉得心痛了一下。

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


晚饭后,陈向熙独自一个人坐在房顶上,对着皎洁的月亮出神。

“想什么呢?”黄伟晋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陈向熙抗议。

黄伟晋盯着他:“有心事?”

陈向熙收起眼底的失落:“没有啊。”

“啧啧啧你这一脸深闺怨妇的样子骗谁呐?”黄伟晋摊手。

陈向熙别过脸去不理他。


六月的天气最是阴晴不定,上一秒还万里无云,下一秒就传出隆隆的闷雷声。

“我看是要下大雨了。我们下去吧。”黄伟晋说。

楼下的大堂却是空无一人。

黄伟晋在黑暗中摸索着点上蜡烛,对着大堂发愣。

“人都去哪了?”陈向熙问他。

黄伟晋一拍脑门:“我想起来了!他们吃完饭就去郊野捉萤火虫去了。你说说,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

“不过现在也该回来了。”

话音刚落,外面的院子里就传来了一行人吵闹的声音。

黄伟晋起身迎接,陈向熙则拔脚就往里间走。

他实在不想看见连晨翔。


仅仅眨眼的功夫,澄澈的夜空已经变得如墨般漆黑,雷鸣声也密集了起来。

连晨翔加快了脚步。

随着一声闷雷在天边炸开,有什么亮亮的光突然向他身上劈了下来。

连晨翔反应迅速,一个侧身躲了开去。闪电擦着他的衣襟轰击到地面,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连晨翔只来得及暗叫一声“好险”,便又有一道闪电直冲他而来。


陈向熙刚要迈进里屋,就听到了院子里嘈杂的声音。

他好奇心顿起,跑到门口扒着门框往外看:“怎么啦,这么热闹?”

一个人影从他面前一闪而过,身后还跟着一道闪电。

“头一次见着闪电上赶着往人身上劈的,这得是和雷公电母有多大仇啊。”黄伟晋感叹。

闪电劈人……

……

“我连晨翔发誓,我要是爱上陈向熙,就天打五雷轰!”

陈向熙全明白了。

“哈哈哈哈哈…”他指着连晨翔,笑的直不起腰来。

黄伟晋白他一眼:“你也疯了?”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举头三尺有神灵啊哈哈哈哈哈哈…”

黄伟晋觉得要是真有神灵,应该也让陈向熙挨上那么两下。

仿佛应景似的,天边又是一声惊雷。









[晨熙] 谁和谁的一生 03

今天也是没有动力的一天💔

本章翔晋仍然大量对手戏,而且熙熙吃醋辣😏

求一波小心心和评论💜

(五)

陈向熙耸了耸肩,他早就习惯了连晨翔对夸张修辞的运用。
不过这次连晨翔没有夸张。
三天之后,连晨翔收到了一个陌生来电。
电话铃响的时候他正靠在椅背上打盹。屏幕上跳动着的陌生号码让他的心突地一紧。他按下接听键:“喂?”
对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我,黄伟晋。”
连晨翔松了一口气:“什么事?”
“你今天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喝咖啡。”

陈向熙望着窗外卷起一路烟尘的汽车若有所思。
方才连晨翔急匆匆请假的样子让他很是好奇。陈向熙略一打听,才知道他要去见一个人。
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是不是他那天提到的让他十分满意的线人?
陈向熙决定将疑问付诸行动,偷偷的跟着连晨翔。
他倒要看看,这个让连晨翔很在意的人,究竟有着怎样的魅力。

连晨翔的目光在咖啡馆里转了一圈之后,最终停在了一个小角落里。黄伟晋就坐在那,戴着一顶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漫不经心地捏着手里的吸管。直到连晨翔走近,黄伟晋才抬起头,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连晨翔脱下外套,隔着桌子拍了拍他的肩:“怎么?”
黄伟晋递给他一个U盘,言简意赅地说了一下最近几天的成果——黑进社团的一个子公司网站找到的用处不大的文件,末尾补上一句:“其实我还有一个猜想。”
连晨翔捕捉到了他脸上一瞬间闪过的犹豫的神情,微微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同时他心底有一个声音在说:难道是警队内部有鬼?
这三天连晨翔把自己手头的资料整理了一遍后,被一个巧合所震惊:近几年市里大大小小的和毒品有关的案子,最后都由前副局长——赵楚嘉经手。赵楚嘉为人阴险狡诈,却凭着嘴上功夫在警队混得风生水起。
上个月他刚刚被调到分局当局长。
此时黄伟晋的声音也清晰的传进耳朵里,恰好和他心里的声音重合在一起:“警队内部可能有鬼。”

(六)

陈向熙凭着自己精湛的车技,硬是跟着连晨翔绕了大半个市区到他的目的地——一个装潢雅致的咖啡馆。
见连晨翔进去,他急忙把车子停在路边,从包里摸出墨镜戴上,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
就在连晨翔四处张望的时候,陈向熙就坐在他身后不远处和他一起打量着这个咖啡馆,甚至比他快一步发现了角落里不寻常的人影。
直觉告诉陈向熙那就是黄伟晋。
他的眼睛藏在宽大帽檐下的阴影中,柔和的灯光洒在他的脸上,为黄伟晋棱角分明的侧脸勾勒出一圈淡淡的光影。
再然后陈向熙观察他的视线就被连晨翔挡住了。
陈向熙转过头,突然有点想笑。
自己是无聊到什么程度,才会为了一睹一个线人——或者说是假想情敌的芳容,开车跟踪连晨翔呢?
更何况连晨翔会在案子结束后把所有线人的资料录入档案,而警局的同僚们都有公开调阅档案的权力,到时只需要打开电脑好奇心就能得到满足。
“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员的话将陈向熙从自我嘲讽中拉回现实。
陈向熙连忙冲她摆摆手,拿起包离开了咖啡馆。

之后不久,连晨翔和黄伟晋也起身准备结账。
连晨翔眼疾手快,抢在黄伟晋之前扬了扬手里的信用卡:“刷我的吧。”
黄伟晋:“……我不想欠别人人情。”
连晨翔把手搭在他的肩上,笑着说:“别人?我们不是朋友吗?”
黄伟晋的身体小小的僵硬了一下。
阿sir我们很熟吗?
不过他终究没有说出这句话。
咖啡馆门口,连晨翔叮嘱了他几句注意安全之类的话就开车离开了。
黄伟晋站在原地目送着车影远去,神色有些复杂。
朋友?
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称呼他了。

tbc.

[晨熙]谁和谁的一生 02

前方大量翔晋出没请注意!

本章仍然是回忆剧情

呜呜呜热度好少我是不是被限流了😣失去更新动力💔

求一波小心心💜和评论

(三)

黄伟晋是一名骇客。他所要做的,就是黑进资料库窃取情报。

连晨翔曾经调查过,这个社团在成立初期请了一个叫Wayne的电脑专家帮助他们建立资料库。Wayne 为其设计了一套极为复杂的密保系统,自己因为知道了太多东西而被追杀,至今生死未卜。连晨翔就算不懂电脑方面的技术,却也知道这份工作有多么困难。

“你确定你能黑进他们的资料库?”连晨翔从后视镜中看着从上车开始就一直保持沉默的男人,“我不想浪费时间做些无意义的事。”

“就算是菜鸟,也会对自己的作品了如指掌。”黄伟晋面无表情道。

连晨翔一愣,“你大可不必暴露自己的身份。”当年Wayne的个人情况一直成谜,警局里面甚至没有他的相关资料,连晨翔相信自己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如果我不坦诚一点,我们的合作恐怕不会太愉快。况且你,”黄伟晋的声音中有一种莫名的坚定,“不会拿我的身份做文章。”

说这句话的时候两个人的目光透过后视镜交汇在一起。黄伟晋的眼眸澄澈透明,完全不像大多数犯罪精英那样乖戾阴鸷。有那么一刻,连晨翔觉得自己能从中读到他的灵魂。

那样的灵魂,绝不会污迹斑斑。


(四)

这是一个堆满了杂物的地下室。房间里光线昏暗,散发出一种难闻的霉味。地下室的一角,电脑屏幕在黑暗中幽幽的闪着亮光。

黄伟晋的双手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击着。屏幕上跳出一行又一行代码,几分钟后,他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黄伟晋的目光掠过屏幕上的文字,最终停在了一个文件夹上。他大致浏览了一下里面的文件,嘴角扯出轻蔑的笑容:“看来能放在这的,都是些无关痛痒的东西罢了。果然,从一开始,那几个老狐狸就没打算信任我。”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U盘插进电脑,拷走了文件夹里的所有文件。


从黄伟晋手里接过U盘的时候,连晨翔的脸上还有一丝错愕:这些对于黄伟晋来说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的文件会是对案情起到关键作用的证据吗?

黄伟晋的话则犹如一盆冷水:“我觉得这些文件只是些边角废料,你最好不要抱有太大希望。”

似是看出连晨翔的疑惑,他接着道:“电脑绝不是保守秘密的最佳对象。”

“死人才是。”

连晨翔听出来黄伟晋的话暗含嘲讽自己过于天真之意,他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想要找点话回击,脱口而出的却是:“要不要进我家坐坐?”

黄伟晋:“……连sir 你今天不用上班的吗?”

此刻连晨翔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尽管从家到警局只有十多分钟的路程,刚刚那气氛诡异的一幕却像幻灯片一样在连晨翔的脑海里循环放映,害得他连闯两个红灯。

一般情况下,早晚高峰时段的交通违章行为会被“及时”处理,再加上交通大队就在警局旁边,所以连晨翔做好了一走进办公室就收到“精心制作”的罚单并且被同僚们嘲笑的准备。

然而迎接他的只有陈向熙。

“又起晚了?”陈向熙吐槽。

“什么叫‘又’?我一向很准时的!今天只是有事耽搁了。”

“好啊,每次放假约你出去玩你都迟到,欺负我脾气好是不是?”陈向熙作势要打他。

连晨翔一抬手抓住了陈向熙的手腕:“好了别闹我了,我有事要做。”

陈向熙愣愣的看着他,这突如其来的肢体接触让他的心“咚咚”的跳个不停,脸颊也染上了两抹绯红色。

见陈向熙变成了一座“雕塑”,连晨翔在他眼前晃了晃手:“想什么呢?”

陈向熙好不容易才没说出那句“满脑子都是你”。


转回停留在连晨翔脸上的视线,陈向熙随即注意到了他手中的U盘。这次两个人跟进的不是同一个案子,但他知道那大概是什么重要的证据。

连晨翔已经把U盘插进自己的电脑里,一行一行细致地查看里面的文件。

这些东西足足花了他半个小时的时间。连晨翔伸了个懒腰,用手敲打着酸痛的脖子,自言自语:“黄伟晋说的果然没错,我真是低估了那群老油条了。”

“黄伟晋是谁?”陈向熙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我的一个超能干的线人。”连晨翔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自豪。

tbc.

吸吸吸欧气

天玑唯物主义小斗士:

转发这只易泡泡,你将得到欧皇马的保佑
信马马,得永生😂😂😂
欧皇马马,在线做法hhh😂😂😂

[晨熙] 谁和谁的一生 01

大概是个中篇?(我也不知道我能写多少😂

本次只有几句话提到伟晋就不打tag辣

后面可能会有翔晋戏份

私设同性婚姻合法

ooc 预警

(一)
时钟指向下午4点的时候,连晨翔推开了房门。

如往常一样,迎接他的只有空荡荡的房间。但桌子上未喝完的还冒着热气的咖啡,显示出房间的主人刚刚离开不久。

连晨翔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他叹了口气,随意拉开餐桌旁的椅子坐下,眼睛却还在盯着咖啡杯出神。

他仿佛能透过那已经淡了的水蒸气,看到陈向熙带着冷漠的神情坐在他对面。连晨翔忍不住想要开口说点什么,一声手机的信息提示音打断了他的想象。

短信是陈向熙发来的,内容只有简短的七个字:结婚纪念日快乐,结尾还突兀的配上了一个紫色的爱心,字里行间都传达出疏离感,好像发短信的人完全置身事外。

这冷冰冰的七个字犹如利刃,在连晨翔的心上剜出了一个伤口。他机械地在对话框里打出“你也是”,想了想又把它删掉,又打字,又删掉。反反复复好几次之后,他终于放弃了思考,甚至忽略了陈向熙晚上10点才下班的事实,胡乱发了句“等你回来吃饭”就把手机塞回包里。他的手指在不经意间碰到了一个小盒子。

那是他买给陈向熙的紫水晶手链。

而此时的陈向熙,正坐在警局办公室里。

从他跨进办公室的那一刻开始,祝福便铺天盖地的向他砸来:“副队,今天是你和连队结婚纪念日吧?祝你俩百年好合啊!”“诶诶诶他们都结婚3年了!用词不当啊这位仁兄!”“那就祝你们白头偕老!”“这不是废话吗!人家这么恩爱准能白头偕老!”……警员们你一言我一语,陈向熙也只能努力维持着脸上的微笑,点头表示感谢。

尽管他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骗骗自己也挺好的。他想。

然而等到众人停止议论,房间重归安静时,一种难以言说的苦楚慢慢的爬上了陈向熙的心。

(二)
四年前,陈向熙和连晨翔同时被调到T市的警局工作。彼时两个人皆是心高气傲,偏偏上级又安排他们搭档出任务。于是他们的工作日常就是:接到案子、意见不合、针锋相对,最后还得要局长出面才能劝住。

直到处理一桩xx集团董事长贪污的案子。

那位董事长姓孙,因为过失杀死了原配夫人而被亲生儿子怀恨在心。孙董事长明白自己的儿子有能搞垮自己的证据,就打算急流勇退,从此安心在家颐养天年。但儿子不肯善罢甘休,竟然偷偷调查到了孙董事长还有一个私生子,并唆使这个私生子用对孙董事长不利的证据威胁他。孙董事长为了自保买凶杀人,他贪污公款的事情也因此败露。

孙董事长出逃所使用的座驾是在一个地下车库被堵到的。见车上的人迟迟没有动静,陈向熙便打开车门准备下去察看情况。他走近几步,耳朵突然捕捉到一阵清脆的“嘀嘀嘀嘀嘀”。陈向熙脑中瞬间跳出“炸弹”两个字,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被一个人猛然扑倒并借助惯性向远处滑了几米。

几乎是与此同时,一声巨响在不远处炸开。

孙董事长在他的车上装了炸弹。

陈向熙被爆炸所带来的冲击波震得头晕耳鸣。他强忍着眩晕感扶起身上的人,这才发现救了自己的人是连晨翔。而连晨翔双目紧闭,面色苍白如纸,背上的衣服已经被血染红了。

奄奄一息的人和刺目的血红色交织在一起,刺激着陈向熙的神经。

直到救护车到达,陈向熙的大脑都一片空白。他目光呆滞地看着医生把连晨翔抬上担架送进救护车。就在车门关上的瞬间,陈向熙仿佛触电一样原地跳了起来,不顾身后护士的劝阻“先生您身上有伤请在原地等待治疗”就冲向救护车。他扒住车门,喘着气说:“我……我要陪着他。”

“请问先生您是他什么人?”

“他的爱人。”陈向熙鬼使神差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自这件事以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好了很多,他们时常一起出去吃饭,就连当年的情人节,连晨翔都是在陈向熙家里过的。事后他们被其他同事调侃:“你们两个大男人一起过情人节怕不是有问题。”连晨翔回怼“就算我们两个在一起也比你一周换一个胸大无脑的女朋友好的多”时,陈向熙的心竟然有一丝悸动。

许是陈向熙没有注意到,一抹情愫已经慢慢在他心里生根发芽。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陈向熙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心已经被连晨翔牢牢的拴住了。他开始在意连晨翔的一举一动,期待着和他的独处时光,甚至会在午夜梦到他之时嘴角上扬。

黄伟晋却也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连晨翔的生活里。

为了调查一桩走私毒品案,连晨翔和手下的几个线人重新取得了联系。但他们大多数都是社团的外部人员,无法接触到核心机密。

就在案子没有任何进展之时,黄伟晋找到了连晨翔。

“我和你合作的目的,是钱。”他说。

连晨翔靠在车门上挑了挑眉。

毫无疑问,这样的理由是最让人放心的。

tbc.

我可能是疯了😂
国庆七天大好时光不好好学习,去补了芈月传。。。。。
然后成功的被配角圈粉
张子真是太可爱了
庸大人真是太可爱了🙌
公子华真是太可爱了
于是现在在疯狂补作业😓

理科情话

作为理科生和标题废和结尾废最后的倔强
文中所有情话均来自度娘😂
结尾少量竹马出没
祝大家中秋快乐ヽ(*´з`*)ノ
顺便ooc预警

“陈向熙,陪我打游戏!”连晨翔像一只树袋熊一样挂在坐在阳台安安静静看书的陈向熙身上,“今天是中秋节欸,你不觉得认真学习很煞风景吗?”

“放完假就要考试了,不复习怎么行?”陈向熙皱了皱眉头,试图把连晨翔在他腰上乱动的手拽下来。

身后的人立刻安静了下来,陈向熙以为自己的劝说总算有效果了,转过头正打算问他要不要和自己一起复习时,正好听到了连晨翔因惊诧而有点破音的一声“考试?!”

陈向熙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你上课有在认真听讲吗?”

“没有!”连晨翔理直气壮地说,“我上课一直在认真看你!”

陈向熙嘴角抽搐了一下,耳尖却染上了一抹浅红。

“那要不要我......”他话还没说完,连晨翔就重重地点头:“当然要!”

陈向熙认命地打开笔记,却没有看到身边那人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

“来我们先看第一节逻辑用语。首先是四种命题......”陈向熙巴拉巴拉讲了一大堆,并把笔记本推到连晨翔面前指给他一个重要知识点。他微微抬起头,却正好撞进了连晨翔的一双桃花眼里。那清澈透亮的眼眸透着一股子若有似无的思慕,反倒叫陈向熙心底一颤,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去。

陈向熙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轻咳一声,故作严肃地说:“欸我刚才说的你都记住了吗?”

“哪个?”

“就充分条件和必要条件啊。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连晨翔眨眨眼睛:“你对我的爱,是我存在于此的充要条件。”

???

我被一本正经地撩了?

陈向熙感觉心脏狠狠地跳了一下,他有点摸不清自己是什么感受。欣喜若狂?小鹿乱撞?

可是这根本说不通。他自认为连晨翔对自己只有朋友之间的那种感情,平时撒个娇啊摸大腿啊都是一种玩闹的表现,毕竟要是真有什么想法的话对方早就因为心里有鬼而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的了。

因此陈向熙也把自己的小心思收起来,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这么达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可是今天......

算了权当是对面这个满嘴骚话的家伙月饼吃多了大脑堵塞了。他如是想。

于是陈向熙选择继续复习。“......数列的话有几个概念需要注意一下,就比如定义域和对应法则。你还记得是什么意思吗?”

在连晨翔突然起身凑过来的一刹那,陈向熙突然后悔给了他一个说话的机会。

因为连晨翔认真地看着他说:“你的生活就是我的定义域,你的思想就是我的对应法则。”

陈向熙的大脑一片空白,更要命的是连晨翔趁着他发愣的时候轻啄了一下他的嘴角。

“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

“喜欢你是件很麻烦的事。”沉默良久,陈向熙说。

连晨翔的心突地一跳。

“但我喜欢找麻烦。”

连晨翔感觉到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冰凉而又甜蜜。

等到他终于回过神来的时候,陈向熙已经在他面前笑意盈盈地站了好久了。

“接着复习?”

“陈向熙你真的是没有情调欸!”连晨翔吐了吐舌头,揽住他的腰。

与此同时,两公里之外的林子闳家里,许明杰正在对着手机碎碎念:“也不知道这两个家伙进展到哪里了。明明双向暗恋,又都扭扭捏捏的,急死人了!想当年我追林子闳的时候,可是没有一句废话,直接扑倒。”

在后面拿月饼的林子闳暗暗腹诽:“就你当时穿着无袖,露着肌肉,凶神恶煞的样子像是表白的吗?!我差点以为你是来打架的!”

但是我是不会承认他那样还挺帅的,嗯。林子闳想。

晨熙小段子1

今日份的沙雕脑洞(又名办公室play?

陈向熙欺身上前将连晨翔压在餐桌上,轻轻地摩挲着他的领带:“宝贝,我饿了~”

“你确定......要在办公室做?”连晨翔玩味地看着他。









“Shit!这是什么味道啊!”马振桓一脸嫌恶地看着被搞得脏兮兮的办公桌,“你们做了......”

“榴莲蛋糕。”连晨翔满面笑容,一只手搂着陈向熙的腰,一只手挥了挥叉子:“你要不要也尝一块?”

马振桓:“……”

“我家小熊做的蛋糕超级好吃,你确定不要尝尝?”连晨翔说着又往嘴里送了一大口蛋糕,腮帮子鼓鼓的,像一只花栗鼠。

于是这只花栗鼠成功得到了陈向熙的香吻一枚。

马振桓内心:“我就静静地看着你们撒狗粮。”

此时我们的易柏辰小可爱天真地问:“吃完榴莲蛋糕亲亲不会觉得臭吗?”

易恩恩的结局请自行脑补_(:з」∠)_

立个Flag

明年高考完,我就开坑写文!
内容应该是Spexial相关,主要是晨熙
自己产粮丰衣足食٩( 'ω' )و